分公司

十年申请十年心——朴新啄木鸟本科申请名师张娟娟老师
2020-06-28
啄木鸟教育

她从不逼孩子,孩子却都听她的话。

她从不骂孩子,孩子却常被她“说哭”。

她从不向家长打“小报告”,孩儿妈却通过她对自己的孩子有了新的认识。

她从不用保守方针,学生却都在她的鼓励和帮助下,妥妥当当的超越了自己。

她不锦上添花,她不甜言蜜语,她带你通过最残酷的真实,追寻最奇幻的自我。

她就是今天的主角——申请名师张娟娟。


十二字根治“拖延症”

娟娟老师进入留学行业也算是挺神奇的一件事儿了。

早先她是想做翻译的,毕业前跑去一家翻译公司实习了几个月。但在那儿的体验让她认识到翻译并不是原先自己想的那回事儿,自己也还是更喜欢跟人交流的那种工作,于是进到了一所国际学校。

那算是一份传统意义上“适合女孩子”的工作,寄宿学校提供的教育涵盖3-18岁各个阶段,学生主要输送方向是澳洲,偶尔也有些选择英国留学的。她住在学校里,坐在办公室,为学生做留学、夏令营等的申请等工作。


尽管都知道澳洲留学申请简单,对于刚入行的她来说,却也无疑如同天书。在刚入职一周,主任直接塞给了她一个案子,让她的“经历空白”变成了“头脑一片空白”。她心里有点打鼓,自己之前从没做过,什么都不会。但主任的一番灵魂拷问让她至今记忆深刻:“会学么?会查么?不会就学,自己去查,不懂就问。”

几个字简明扼要却仿佛振聋发聩,如同主任这个人。个子不高,貌不惊人,学历也很一般,但这个主任却靠着干脆利落的做事风格和严格、严谨的态度,从最底层一点点的奋斗、学习到了后来的高度。对于刚刚步入社会的娟娟老师来说,主任对她的影响颇深。这种理性直面困难、冷静尝试解决的强执行作风从此萌发,贯穿了她的整个职业生涯。

还有一次,她们整个办公室第一次尝试低年级假期到英国、澳洲的夏令营项目。从设计海报、在学生晚上下课后到各个教室去宣讲,再到学校申请材料的收集办理和签证相关的种种事宜,都需要他们从无到有的准备。尤其是对于英国方向的申请,几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懂,大家略微有点担心。主任给她们的还是“惊人三句”:“不会就学、自己去查、不懂就问。”

一切的忐忑在这句话后都有了头绪。于是娟娟老师去大使馆官网查询、反复电话咨询使馆工作人员、搜罗了各种各样的信息后,信心满满的完成了第一批孩子的申请。但毕竟不够熟悉,每个人都有一两个拒签。面对拒签,主任没有责备大家,而是带着她们几个一起分析原因,不推诿责任也不过度焦虑,找到问题症结所在,就去解决。“工作中没有借口,自己去寻找自己身上的问题,解决就是了。”这句也从此成了她的工作准则。

 在这样雷厉风行的状态下,她在这所国际学校呆了两年的时光。英澳申请很简单,这两年里的无数次重复让她对这些套路已经烂熟于心,只要拿着材料一看就可以知道这个孩子能录到怎样的学校。普通的同质性内容让她倍感无聊,于是她离开了,准备去攻克最难的那个——美国留学申请。


苦难里的新生

当时从办公室温床里出来闯荡的还有另一个姑娘,俩人一起租房,一起决定挑战美国这个方向。但她们都低估了美国留学申请的难度,也常常陷入误区,将原有英澳申请的思维沿用到美国大学的申请上,吃了不少苦头。

娟娟老师那会儿每天6点就得起,6:30坐上地铁,才能确保 9点上班不迟到。晚上加完班回到家,往往都要十一点多、十二点了。 

所在的机构很大,完全没有之前办公室里互相帮衬的热络,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帮你,也没人会来教你。这种无助的孤独伴随着最后一班地铁的冷清,深夜到家的两个姑娘却都没有言苦,而是倔强的在坚持,在成长。终于,一天晚上,室友愣愣的走回家,扑在她怀里忍不住就哭了。她说压力太大了,撑不下去了,自己不想活了……

这一番哭诉让娟娟老师心中的无奈和委屈凝结出了实质。她何尝没有压力呢?但她是那种事情做了就一定要做好,硬拼咬牙也要做完的人,也深信所有的苦难都会结出最美的花朵。所以,“不会就学、自己去查、不懂就问”,她对自己冷眼旁观,埋头前行,熬过了那段艰难岁月。



道不同,不同道


之后的几年时光里,她对美国大学的申请也娴熟起来,但对美国留学的兴趣也与日俱增。做美国大学申请要比其他国家的繁琐得多,还涉及到因人而异的文书撰写。在这份工作里,她需要了解学校,了解孩子,了解一个家庭。她也因此有机会改变一个人,给别人一条路,为别人开启一扇门,做别人的“灵魂摆渡人”。

她深爱这份工作,也享受这份职业赋予她的责任。她善于发掘每一个学生的闪光点,并将之用巧妙的方式阐述出来,从而让一个个孩子看清自己、找到自己,并愿意从此开始努力,去变成更好的自己。

 但这份热爱的纯粹,却总被一些无奈打破。当时她所在的机构商业化味道很浓,浓到掩盖住了“教育”二字的气息。那里的申请做得非常机械化,不分高中、本科研究生的申请,申请美国、加拿大的也都混杂在一起,没得挑选,一个人一年要接几十个不同申请阶段、不同专业的学生。于是在那里,她备受锻炼。 

那里的学生由前期顾问老师给选校,她只负责文书和申请等工作。有些顾问为了保证录取,不愿给孩子选想申的冲刺校,但她却主张让孩子去尝试。“你让她试一下又怎么了”,不过是再多为孩子写几篇文书的事情,也因此她多付出的那一篇篇稿件,将很多托福SAT或GMAT、GRE成绩不理想的孩子申请到了远超其成绩可能录取的学校。 

她也经常会在DDL前一礼拜,接到顾问突然增加的几所学校,于是她就又有数不清的文书需要赶出来。但娟娟老师习惯性的在截至日期前一周完成工作,这样即给自己留出余地,哪怕有突发的紧急的工作进来,也不至于措手不及。于是在那里,她极度忙碌。

那里团队倡导的理念是“差异化”,条件好的学生总会得到更多的重视。然而她是一个责任感爆棚的人,她要“对得起学生叫我的这一声老师”。不给孩子好好写,她过不去自己心里的坎儿。

她性格直率,在生活里不拘小节,却对文书要求高到“变态”,一定要改到学生和自己对每一个字、一个符号都满意。每次都要和学生细聊过后再落笔,找到最贴合孩子的特质去撰写出独一无二的文字。也因此,孩子们都觉得她很辛苦,非常“不容易”,经常给她寄来大包小包的零食。于是在倡导“流水线”的那里,她格格不入。

让她决定离开的那一年,由于人员变动,落到她身上的案子有60个。之前曾是运动员,身体素质非常好的她那一年里暴瘦了十几斤,变得非常容易生病。她的压力太大了,身上的担子太重了,每天梦里都是关于学生的事情。 

工作剥夺了她所有的空余时间,她没有时间生活,更没有时间阅读。然而写作是需要一定的输入才能有输出的,就像是今年,她已经读了50多本,只有这样的阅读才能带给她写作的灵感。机械的撰写让她的创新慢慢枯竭,曾经热爱的工作已经失去了乐趣,她也开始自我怀疑。那一年,她异常疲惫。 

原本做留学纯粹是因为喜欢,她不希望这份自己看得神圣的工作掺杂进太多其他的东西。于是她选择了离开,审慎的抉择下一步的方向。

 

“我倒要看看这是家怎么样的机构”

来到啄木鸟前,她对市面上留学机构的“内幕”都有所了解,唯有啄木鸟,周边竟然无人了解。于是她向啄木鸟投了简历,然后拥有了一次不同以往的体验——两次实地面试、电话面试、笔试,整整耗了她一个月的时间才最终决定,通知她入职, 成了啄木鸟教育郑州分校的第一个留学后期老师。

来了没多久,她便决定,就是这儿了。与之前她所在的机构不同,啄木鸟在她看来是一个有着教育情怀的机构,哪怕是销售顾问,也都透露着教育情怀。并且术业有专攻,高本研划分得很清晰,对每个学生留学申请的把控也十分细致。这里的老师会根据学生的情况和意愿给孩子选择学校,也都在尽全力给孩子争取更好的录取结果。

这里的工作环境也很纯粹,她只需把孩子的申请做好,没有那些人为因素造成的心力憔悴和工作烦恼。这里也充满信任,结果导向,不会去过多的干涉每个人做事情的方式方法。她重新找回了工作的快乐和成就感,得以安下心来做她最喜欢的事情,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最有意义的事情。

聊哭学生的“大魔王”

若论起申请里面最喜欢的环节,娟娟老师还是最喜欢文书。在她眼里,文书是一个创作的过程,她时常自嘲自己是个“伪编剧”。

现在大家对文书还是有些偏见,总是忽视文书的作用,但她很重视文书的撰写。写文书并不容易,很多托福100+的孩子也写不好这个东西,你要用简短的文字呈现自己最大的特色,就往往需要一定的阅历和经验去“降维打击”。去年她被借调去沈阳给一群孩子弄文书,一批学生,标化成绩类似、活动也无出其右。所有人看了这样的情况都觉得头大,她却很喜欢这样的挑战。 

她说,不存在没有经历、没有活动、毫不突出的普通孩子,每个孩子长过程最细微的一件小事儿都会造就不同的性格和特点。所以尽管文书有套路和技巧可以运用,但她依旧坚持“聊孩子”,把每个人的特殊之处,每个孩子不同的个性和气度呈现出来。“文书是没有灵魂的,那我们就赋予文书以灵魂。”

青春期的孩子常常很“防备”外界的探寻,因此她在挖掘学生背景的时候,往往撇开套路化的素材表,就是纯闲聊,让孩子说说自己觉得最有意思的东西,孩子的话匣子也就此打开了。然后针对文书,俩人再拿着CA和UC文书题目一起想:“把你17、8年的人生融入到一个事情、一篇文章里面去,你要说些什么。”

文书必须打动自己才能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很多时候聊着、聊着就会涉及到一些孩子不想面对、不愿轻易展示于人的内容。而她总能在孩子的阐述中发现孩子的优点,肯定他们、认可他们,体会到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安和委屈。经常说着、说着,和学生对着,俩人就开始掉眼泪。但随着一滴滴泪珠落下,孩子们展现出了最真实的一面;随着一个个故去伤口的揭开,重新清理过后,这些伤痛也得以更好的被抚平。

很多孩子看了文书之后都感叹,说“老师,我有这么好?”娟娟老师总会反问:“那你说,你就有这么好!”很多孩子也是在看了文书之后才鼓起勇气,去追寻很多之前不敢去想的东西。也是在这样对孩子素材的挖掘和探寻,以及她对文书要求极度严格的情况下,她经手的申请“黑马频出”。也是在对学生的深入了解和认识下,很多时候,她还要去“聊哭”家长。

带你疯带你狂带你成为“满贯王”

ion>

教育从来都是一整个家庭的事情。很多时候,家长自以为很了解自己的孩子,实际上往往当局者迷。就比如说最简单的标化考试问题。很多家长都在向娟娟老师讨教,为什么她一说孩子就愿意去考了,自己却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行。

其实她也没有多做些什么,她一直主张的就是“从来不逼孩子,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就不去做”,因为事情一定要有内驱力才能做好,逼迫永远不能带来好的效果。不想考试,那就不考。同样的成绩,学生家长往往看到的是只进步了两分,但她看到的是59到61的飞跃。她会告诉孩子,“乖,你已经很棒了,每天要学这么多东西还能进步这么多。”再明确的告诉学生,如果你能提高哪怕一点点,我们选校的范围就能扩大多少。

她让孩子得到肯定,也看到希望,自然而然就燃起了学下去的热情。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想学习很正常,但每个孩子也都是有期盼的,所以只要你“能够理解她、认可她,给她信心,孩子自己就会愿意去学。”永远站在孩子的角度给予她们尊重,孩子也会尊重、理解你。

记得之前她有个学生,曾经患过重度抑郁,所以在两人见面伊始娟娟老师就明确告诉她,“如果没有调整好,不建议你出国,不安全。”孩子很惊讶也很感动,毕竟以一个机构老师的身份,娟娟老师应该是鼓动她留学才对。感受到善意的孩子很受鼓舞也很配合,告诉娟娟老师自己的确已经痊愈,并开始改头换面的努力。致使她之前已经到美国留学的好闺蜜给啄木鸟打电话,问是不是给这个孩子洗脑了,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热爱学习。

也是因为娟娟老师对孩子们的用心,常有学生找她谈心,倾诉完还不忘叮嘱她“这个事儿别告诉我爸妈”。家长却又总是好奇,孩子都跟她说了什么。当然,她是绝不会向家长透露沟通内容的,但有些时候,她会主动找家长谈,沟通孩子的一些情况。

之前就有一个孩子,所有人包括学生家长都觉得孩子是个乖巧听话,被宠着长大,与世无争、一派天真的小孩。但在沟通过后,娟娟老师觉得这个孩子远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孩子看的书体现出来的思想深度是远超同龄人的,也是其表现相差甚异的。这样的孩子一定经历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她发现孩子看待事物的方式是有问题的,体现出了明显的讨好型人格。很多时候,孩子过于迁就他人而委屈自己。这样的认知和行事方式,会容易让孩子得不到感情上的平等的,毕竟讨好来的朋友不是真正的友谊。于是她联系了孩子的家长,希望家长能够协助,一同引导孩子,带她走出孩子给自己建造的心理鸿沟。

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作为一个申请老师,娟娟老师做的不只是给孩子选校、写文书。为了一个孩子的未来,她一定会去帮他调整性格方面的问题,并让家长和孩子双方反思他们之间的关系。

一家的事和申请无关,和她的工作无关,但她觉得,碰到每个孩子都是缘分,既然已经送你到大洋彼岸读书,不如“送佛送到西”,为你铺平内心的路,让你稳稳的一步步走下去,去争自己更好的前程。

带你疯带你狂带你成为“满贯王”

记得当初在面试啄木鸟的时候,娟娟老师就说过的一点:“最优秀的孩子我不做,因为这么好的孩子无需我锦上添花,谁做结果都不会差太多;特别差的孩子我也不做,因为不过是替他整理材料选择双录的学校,谁做结果也都差不多;我只做中间那绝大多数孩子的申请,因为我可以用我的努力为他们获得更好的录取。”

大概是由于极致的热爱,娟娟老师在申请中总有那么一丝执着。不管别人会怎样想,她认为对的一定会去做。

因此,和其他一些老师的申请方式不同,娟娟老师在择校上不喜欢走保守路线,很少会去选择太多保底学校。在这方面,她是不折不扣的激进派,鼓励学生冲刺更好的学校,也绝不因为学校的好申请与否而退缩,不因为这个专业、这个学校是否有人申请过而改变决定。她只看孩子是否愿意,只看适不适合这个孩子。


这样的选校带来的是每年无数个低分高录

是无数个希望的重燃

是无数个新的开始

和发自内心的感谢

……

 

她最喜欢刀刀狗里的一句话:“我就是我的作品”。

无论是否有那一串申请成果加身,她都是最优秀的那一个。无论世界如何改变,她也始终如一—— 用最坚定的心,做最爱的事,选择那条自己的“滚烫的人生”。

 

对同学们的寄语:

不要觉得主要标化好就可以了,一定要重视活动规划,不要觉得活动够多或者够大就有用,活动的深入程度/持续时间/影响力是非常重要的,而活动是否能展现自身的品行或潜质或追求同等重要。 

标化要早准备,活动要早规划,GPA 是重中之重,要多听申请老师的建议,在有限的时间内,把每一样都做好,实现事半功倍的效果~


免费直播课程推荐

“语法皇后”亲授,16小时教你快速学通英语语法。
在线课程
主讲:王学玲
本科/研究生留学必备 | 论文写作课(10课时超长录播)
在线课程
主讲:UCLA教授
  • 在线咨询

  • 服务热线

    电话400-888-0059
  •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