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公司

把世界装进你的口袋——朴新啄木鸟活动规划师梁雨老师
2020-06-28
啄木鸟教育

他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他曾经游历欧洲美洲,也结交很多朋友

他一直充满希望,充满激情梦想,

点起万丈光芒,照亮学子的前方。

朴新啄木鸟教育资深活动规划师——梁雨老师



走过南闯过北,誓把乏味变趣味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梁雨老师贯彻得十分彻底。

在国内读完大学,工作了没几个月,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知识储备不够,见到的世界太小。于是便决定“去野”,追寻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

由于本科第二外语读的是西班牙语,之后的三年里,他便在风情万种的西班牙读了两个研究生,毕业后在当地的一家贸易公司做翻译。但是西班牙给予亚洲人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与本地人有很大区别,于是他找到了国内一家公司的西班牙语翻译工作,开始了他的南美翻译之旅,这一去就又是两年多的时光。

这五年里,他走过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在西班牙的时候,他有当地的朋友和荷兰室友,在哥伦比亚,他和一群美国人和当地原住民一起工作……他们一起聊天,交流、分享彼此的生活和经历。

笑闹间,梁老师发现,自己在这五年里的生命厚度,比之前二十几年的积累都要丰富。和国外孩子相较,中国学生的青春太过乏味和平凡,回忆起来只剩一摞摞的试卷和不敢言明的遗憾情愫,随着时光的流逝,淡得像当年那件洗得发白的校服。

在哥伦比亚的项目常常需要进入原始的亚马逊森林,森林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植被,也有很多他从没有见过的动物。同时,在开发项目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动、植物保护方面文件的翻译,他在工作的过程中也愈发想念有着同样生态环境的家乡——云南。

几年的“出走”让他看到了很多不同,也让他充满企盼,想要把这些美好带回故土,带回给云南的孩子们,让他们知道,即便云南的科技和金融不比一线大城,但云南自己拥有的资源便足以让他们见识到广阔的世界。 

于是他辞去了优渥的工作,回到昆明做了一名西班牙语老师,并且接触到了一个行业——留学。

教西班牙语其实是个有些枯燥的事情,每天几乎都是同质性的内容。他接触的那些正值青春的孩子也都经历着每日的重复,单调、无趣。回想起之前的五年游历,看着多少年后依旧接触不到多彩世界的孩子,他有些按捺不住心底的冲动,想要改变、想要去做些什么,想要把无尽的精彩带给这些还拥有最好岁月的种子。

于是他开始尝试,恰好那时刚刚在昆明兴起了一项留学准备类项目,活动规划。他也就顺利成章的开始着手这项事业。



艰难开始,累月深耕

本身昆明选择留学的孩子便不多,能够有意识去做活动规划的就几乎更少。而昆明地区的留学活动规划也是刚刚萌芽,所以他经历了从无到有,经过了普及和教化,一点一点的在研究中推广,在带领中学习。

早期活动开发非常困难,大家都没有经验和想法,资源也十分缺乏。很多家长觉得活动规划不过就是带着孩子玩儿,并不了解活动对于申请的重要意义。

活动本身就少,还要在有限的资源里最大化的把事情做好。那时的梁雨老师所在的机构又很注重成本、利润……一切都让梁老师十分头疼。

没有可参考的,他就去调研美国高中学生所做的活动,搜寻美国大学对活动的要求,照猫画虎,联系上昆明本地的资源和学生特质,来做中国孩子的活动规划。

其实办活动、组聚会这类事情对于国外孩子来说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他在西班牙读书时的荷兰室友几乎每周末都会自己策划各种有趣的活动,然后邀约大家一起参与,然而将同样的内容布置给中国学生,孩子却往往不知所措。因此,从研发到执行,每一个活动都要耗费极大的心力。

调查本地生态、考察高校项目、联系各方资源;推广活动规划理念,将美国大学申请思路传递给中国家庭;陪伴每个家庭,手把手带着孩子学会如何去做…… 

就这样,他“痛”并快乐着,用活动让无数孩子获得了成长,赢得了录取。但同时,也快乐并痛苦着,因为他逐渐发现前路的限制愈发多了起来。他在前方孤军奋战,没有支援,更不受重视。当他想要带着学生见识广博天地,却囿于流程和利润率时,却也只能无奈叹息。 

这时,他看到了啄木鸟。

啄木鸟教育在成立之初首创了“海外升学顾问”模式,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学生素质能力的培养和提升。啄木鸟也率先提出申请规划理念,并一直对活动规划非常重视。

这里的老师都明确的知道活动规划在留学申请整个流程,乃至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这里的老师们也热衷于努力的学习和分享,每半个月都会组织一次全员学习;这里也鼓励各地分校创建拥有地区特色的活动,并整合全国各地资源提供给学生们;在这里的工作自由度也很高,你可以很好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并且不再是孤身一身,你的背后是一群志同道合人的奋斗。

之前的经历和在这里的见闻,让梁雨老师已经慢慢转变了活动研发的逻辑。自评非常“佛系”的他,本就不善于那些裹杂着功利的事情。随着资源的丰富和学生活动规划意识、执行能力的提高,他在去研发活动时,关注的点已经不再是美国大学需要什么,而是我们想让孩子在活动中获得什么。

美国大学看重的是孩子在当前情形下,对周边资源的最大化利用,以及孩子在活动过程中获得的成长及感悟。因此,他往往会耐心的带着家长按照Common系统上给出的活动种类去思考,讲解一些其他留学孩子的活动经历,来挖掘家庭所拥有的资源,并给出运用的方式方法。

而对于考古、哲学、天文这类的稀缺项目,除了自己和机构能帮忙联络的资源外,凭借长久以来和家长、孩子间的友谊,以及啄木鸟教育的良好口碑,梁老师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家长资源库”,可以帮忙联系其他家长做资源交换……

活动的重点在于个性的体现和能力的锻炼和展现。梁老师从不会带着孩子一味重复别人走过的路,而是会根据每个学生的不同需求、性格,来量身定制适合一个家庭的项目。

 


最喜欢看你们“放弃梦想”

很多孩子在做活动之前是茫然的,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也不知道未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的选择,往往是父母把自己的梦想强加到孩子身上。他们的排除,也往往是爸妈把自己的厌恶同步到孩子的思想。

没有目标便难以产生自驱力,孩子前行的道路就会一步难过一步,路途中只剩下烦躁和苦涩。

还有很多孩子在活动之前是盲目的,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和所选的有着怎样的距离,之前的热切不过是叶公好龙。

等到学起来才发现一切根本不是自己所求,读得异常艰辛、进退两难,甚至还有不少孩子,毕业后工作都要继续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人生有多少时间能用来后悔,又有多少流逝的时光能被追回?

就像之前有孩子说喜欢天文,梁老师带着孩子们去了天文台,找到天文台长借望远镜,还给孩子们专门找到了天体物理的老师。记得一个天文学家就对孩子们说,“在中国科学的领域里,天文学家是出疯子最多的一个群体。”在这个领域深耕,并没有想象中漫天星河的浪漫酷炫,你甚至要几十年对着那一个点,日夜颠倒的去探寻、研究。如果你说你爱好天文,那么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你能够接受的? 

又比如说有很多孩子看了一些欧美剧、港剧等之后,觉得自己喜欢心理学。但实际心理学家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病人?你研究心理学要接触到怎样的人和事?你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是否能过关?

活动让孩子发现自己,更让孩子认清自己。所以梁老师常说,他最想看到的是“孩子放弃自己之前仓促定下的专业。”只有真正了解过才能去谈是否热爱,也只有真正体验过才能去评估你是否有为梦想拼搏的勇气。


最喜欢看你们“被周围改变”

对于更多云南的孩子来讲,活动给了他们一个平台,让他们去拥有更广阔的眼界,去接触更大的世界。

相较于北上广,昆明的孩子普遍标化成绩偏低,在前沿科技方面和一线城市也难相比。所以人文和对社会关注的活动对于学生们就成了一项“利器”。它可以让孩子感受到身负的使命,让孩子体会到知识的实际应用,真正获得成长。同时,很多公益、户外活动,也让执行者和参与者都获益良多。

就像之前梁雨老师策划的云南香格里拉地区哈巴雪山研学活动。他带着十个学生去了那里,用一周的时间,和当地的孩子一对一结对,一起做当地的一些调研。采访那里演奏“口弦”的老艺人。

在结对后,他们发现当地的孩子虽然生活在那里,但是对这些近在咫尺的知识和文化一无所知,周边的教育资源也非常匮乏。

那些孩子每天都需要做很多家务事,在农忙时节还要下地干活,用于学习时间很少。所以这七天的时间,他们异常珍惜。在采访当地老艺人的时候,老人讲述这个乐器的由来和历史,我们的孩子常常就是提些问题、照相发个朋友圈,而那些孩子却在非常认真的记笔记,满眼都是对知识的渴望。他们的认真让城里的学生们感到分外羞愧,也就都开始认真起来,踏踏实实的去做调研。

尤其是其中两个孩子,一开始成天拿着手机打游戏,后来却主动把手机交给了老师,回到队伍里去认真倾听。其中一个是在美国高中就读的学生,他在回纽约后联系梁老师,讲自己对教育公平的思考,也提到自己的改变。他说他们在体验后才理解,自己比起山区里的孩子占据了太多的优势和资源,就更应该努力的去学习,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

而在那次活动之后,梁老师也联系各方的负责人,促进当地中学修建、研学、旅游项目开发等相关的事宜,并组织学生为那里捐助了近1500本书籍,之后在当地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建立了一座小小图书馆。他们的一次研学活动,也在努力让那里的家庭意识到,让孩子去学习、走出去,才能拥有更好的未来。


房梁的“梁”也是桥梁的“梁”

当然,梁老师要做的,不仅是活动中的“顶梁柱”,作为颇受孩子爱戴的“老梁”,他时常还要做家、校、学生间沟通的“桥梁”。

梁老师的爱好比较奇特,他喜欢养动物,但不爱养猫猫狗狗,而是会选择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家里养了兔子,在办公室里还养了窝蜥蜴。又萌又酷的风格秒杀了一众学生,好多孩子找他看蜥蜴,也有人时常向他咨询兔子的喂养。一来二去,他和孩子之间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所以很多时候,他会陪着考试焦虑的孩子聊到深夜,也常常要“客串”留学老师,来做留学申请导师和孩子之间的“传话筒”,给双方传达想要表达的意思,解决他们之间的沟通问题。 

很多时候,他也会趁着做活动的时候,跟孩子深入的谈一谈,并且通过活动给孩子和父母一个关系修复的契机,让孩子理解父母,让父母懂得孩子。

也因此,梁老师很喜欢陪同一个家庭去做活动。在活动期间他能够更好的发现他们身上独有的东⻄。“活动要想有特色,就要用心去挖掘,但是要想做好,并不是一两次谈话就能解决的。”陪伴中的观察、沟通和指导,最能发现真实,也最令人动容。

梁老师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之前陪着一个家庭去做“蜂蜜研学”的活动。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爱好稀奇古怪的梁老师最害怕蜜蜂。 

孩子的爸爸是养蜂人,但是孩子自己从来没采过蜂蜜,在意识到这个活动一定会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特色后,梁老师决定放下对蜜蜂的恐惧,陪同该学生家庭一起前往丽江。在三天的采蜜过程中,梁老师和孩子同住一起,深入的聊了很多过去的经历,也获得了对于该学生来说更多的活动灵感,而通过短短三天的行程,孩子也知道了爸爸的辛苦,知道给自己提供出国机会背后需要付出那么多的努力,也从而对爸妈多了一份理解。

因此,尽管漫天飞舞的蜜蜂让梁老师“冷汗直冒”,但回来后学生逐渐改观的性格让他越发觉得此行值得。

如同孩子一样,体验过才能更好的领悟,创造更佳的结果。梁老师一直以来也就都坚持着“亲力亲为,亲身体验”。除了采蜂蜜,今年他还陪一个家庭去往了中缅边境调研古茶林和古建筑,整个古茶林的方案从4月第一次跟孩子爸爸探讨到最后成型,一共历时5个月之久。当然,最终的活动效果也是绝佳的,孩子从中也获得了很多……

也正是这六年来梁老师一次次不畏艰辛的调研、思索、联络、执行,让一个个孩子实践出真知,让愈来愈多的学子通过活动找到自己的真正热爱,体现出自己的学术潜力,得以被美国顶尖大学所青睐,获得一份份优异的录取。

今年八月,梁雨老师带领学生参加了在杭州举办的美国机器人比赛,并获得了中国赛区(FRC-RCC)全国冠军。



最后,他想对正在准备申请的同学们说:

做活动,独特性,深入性,持续性,缺一不可。

不要轻视身边的任何一种资源,无论大小,它都能够成为你申请的最好利器。不是所有高端的活动就是好活动,只要用心去做,再小的活动都能成为你的闪光点!

你的多彩,靠你追逐,你的未来,由你创造!


免费直播课程推荐

“语法皇后”亲授,16小时教你快速学通英语语法。
在线课程
主讲:王学玲
本科/研究生留学必备 | 论文写作课(10课时超长录播)
在线课程
主讲:UCLA教授
  • 在线咨询

  • 服务热线

    电话400-888-0059
  •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