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公司

唤醒灵魂,成为自己——朴新啄木鸟教育申请名师左锐迪老师
2020-07-13

如果着眼当下,你的期盼可能是一次高分,一句表扬,一个认可;如果着眼未来,你的成功大概是功成名就或是生活称心如意;而当你总览整个人生,人活一世,首先要成为自己。

 

拥有并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不是照着别人的剧本。或是坚持,或是放弃,或是成功,或是失利,但无论经历如何,所有的精彩都是自己活过的证明。

 

所有留学申请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录取得好一点、再好一点,他也不例外。但对于他来说,录取结果只是追求之一,他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孩子在他的帮助下激发潜力,获得通往更大舞台的机会,找到自己。

 

他想要让更多的学生能够过得真实、精彩且自由。他不仅是留学申请导师,也是孩子的人生导师。他就是朴新啄木鸟教育留学申请名师——左锐迪。



自己的理念,身体力行


左老师很幸运的成长在一个开明的家庭里。父母的教育观念很好,从不干涉他的决定,只是给他指导和建议。哪怕他走了一些弯路,也是会带着他一起总结,而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的身上。
 
也是在这样的教育下,左老师活得清醒而潇洒。他兴趣广泛,喜欢的东西都会花时间去试,认为学到的都是自己的。他也喜欢尝试多种可能,探寻任何自己感兴趣的未知。
 
大学时他就读的是新闻学和金融学两个专业在学习的过程中自己又开始对酒店管理感兴趣,便在大二大三的时候跑到了重庆当地的酒店实习。父母看到他多元的兴趣和强烈的探索欲,便建议他出国留学,本科毕业后去澳洲读研。听了父母的意见,他对留学这件事儿好好研究了一番,感觉美国学校的学术水平会更高一些,于是将目的地调整为了美利坚。但他没有在毕业后立刻留学。早在高中就刷美剧、了解美国文化的他,在对美国硕士申请有了一定的认知后,深谙美国大学的理念,他知道对自己的未来清晰明确的人才是美国大学更希望看到的。同时,他也希望能更好的了解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于是他在毕业后GAP了一年,去做他当时最感兴趣的,酒店里的工作。
 
一年后,他顺利拿到了普渡大学酒店与旅游管理专业,开始了他在美国的两年探索。
 
普渡大学的酒店管理是偏研究型的,也可以说这里的酒店管理专业是为其他偏实践性的学校培养老师的。这里的老师几乎都是行业里的大牛,教授平时都很忙,在学习方面就需要学生有很强的主动性,主动去找老师交流、问问题。左老师记得当时的企业业务管理老师对他印象颇佳,就是源于平时的“深聊”。左老师自己对金融很感兴趣,中学就开始模拟炒股,大学又读了金融专业,因此其实很多时候和老师聊的内容更偏金融,和企业业务管理的课本内容并不是非常相关,但这些沟通依旧让老师对他印象深刻。
 
课堂外,左老师也很快融入到了当地的美国学生间。左老师一直以来都是比较积极的性格,去美国进了校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学校内的酒店做实习,在那里他除了积累经验,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热衷美剧的他对于美国化的日常交流方式很熟悉,和美国学生聊天的时候不会有太多文化差异造成的理解不畅。(因此左老师也非常建议同学们,多去进行一些美国文化产品的学习,去理解他们的日常交流方式,会对你融入美国校园生活非常有帮助哦~)他也很好奇美国校园文化传统,虽然由于兄弟会入会规则太严苛最终偃旗息鼓,但依旧活跃在其他各类派对、活动、社团中。
 
比起其他中国学生的“放不开”,左老师在那些美国学生眼中“酷”得多。记得一次野餐活动,他们集体去学校北边的密歇根湖湖畔晒太阳。在去超市购买野餐所需东西的时候,“直男”左站在防晒货架前迷失了。那里的防晒种类很多,但他只知道一个SPF值,就胡乱选了一个SPF值最高的,以为这就是最防晒的那种。没成想到了湖边,同学帮着一看才知道,自己买成了美黑的那种霜。本来左老师皮肤很白,也就相对怕晒。那次活动后可想而知,身上晒伤非常严重,有两周的时间都没法出门,只能在那里趴着,脸上也不敢有太多表情,一动就浑身疼。
 
后来“伤愈归队”去实习的时候,他打趣自己说自己就“像狮身人面像一样,趴那里不能动”。这种地道的表达和自黑精神让美国同学很是欣赏,友谊迅速升温。后来他们还一起组了一个男女混合的足球队在学校参加比赛,别的队看到他们这只国籍、性别都十分多元化的队伍都非常惊奇。
 
在美国的两年学习时光里,他在图书馆抱着功能饮料熬过通宵,和神出鬼没经常跑路的法国组员一起做过Groupwork,碰见过因为Final崩溃的学生。感受过印第安纳州的毒辣太阳,也遇见过龙卷风使得自己的新闻心重燃,兴冲冲拎着相机想跑出去拍照被室友拖回来……
 
凭借着停不住东奔西跑的性子和骨子里的求知欲,美国的两年历练带给他的经历和见闻丰富多彩,美国教育和国内教育模式的差异也让他有了许许多多的思考。但他还是没准备将自己未来的路“定死”。

 
酒店行业涉及的知识内容面很广,人力、市场、财务等等不同领域的基础他都具备,中美大学和硕士的六年也培养了他的写作、表达沟通能力等普适的技能,因此他有机会尝试各种行业和职业,继续探索适合自己的道路。

知音难觅


几乎每一个孩子,左老师都会对他讲,学习过程中要明白两个——我们所学的分两种,一种是专业内容,一种是技能内容。专业内容就比如说高数、生物、化学、计算机这些,对于这个领域来说是必备的。而技能内容则更是伴随你的一生那些,相对在商科、文科比较普遍,就是你的问题分析能力、表达能力、逻辑能力、写作能力等。这些能力,无论你在哪个行业都需要,也都会遇到。
 
得益于自己技能内容的充分学习锻炼,寻找工作的过程中左老师很淡定。回国后先是遇到了一位猎头公司的老总,非常欣赏他,给了他一本书让他了解,并希望他能够来给自己做助理。书看得多了阅读速度也就很快,那本书左老师一个晚上就看完了,发觉猎头行业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便婉拒了邀请,转而去到一家初创公司,成为那家公司继HR后的第二个员工。
 
在这家从零到一的公司里,左老师做了很多基础的工作,却也慢慢站到了一个很好的视角,能让他了解如何去观察一家公司的经营状态,将自己之前所学的那些科目完成书面到实际的转化。在积累了一定经验后,他明白这个工作终非自己所愿,便离开了那里,开启下一段的探索。
 
由于家里人几乎都是老师,包括父母也都是从老师这个职业里走到其他行业的,他一直对教育业充满兴趣。而父母对于自己的教育让他受益良多,在知道很多其他家庭父母在教育决策时的主张后,他便期望能够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呼吁更多家庭关注孩子潜力、内驱力的发掘。
 
因此在一家留学机构给他打来电话时,他立刻就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电话中和公司老板聊了很久,两个人的观点非常相似,都是希望通过激发孩子的自身潜能,来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更好的未来。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左老师也从此踏入了留学行业。
 
在他看来,留学申请能够让他参与到一个家庭的教育决策,以及一个孩子的教育经历里。他也就有机会去影响父母的教育理念,哪怕改变不了太多,但至少能让孩子拥有一次选择,能够找到自己的内在驱动力,探索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而不是浑浑噩噩的度过这四年乃至一生。
 
但国内有很多家长都几乎全盘掌控着孩子的未来规划,导致孩子没有思考甚至恐惧思考。“作为成年人,整个一生都充满选择和决定的机会。他们接受这一事实,就会变成自由的人,无法接受这种事实,永远都会感到自己是个牺牲品。”[1]就像之前左老师和一个孩子打电话聊专业,聊文书。孩子很迷茫,说出来的过去经历也是乏善可陈的。他告诉孩子说,一定要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结果后来家长打电话给左老师,说那天孩子和他们聊了很多。爸妈问原因,孩子说感觉自己这么多年做的一直是爸妈让她做的,她都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孩子猛然清醒,家长也很感触,也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左老师很欣慰于这种改变,但更多的时候却很无力。留学机构参与到的申请往往只是整个留学申请中的最后一棒,此前的一切都由家庭教育决定。除非在学生年级较早的时候便一直跟进,由老师慢慢带着去探索,包括灌输给家长这种教育理念,否则临近申请季再去引导孩子探索自我是件非常难的事情。他启发孩子去思考未来,但没有足够的时间建立信任,孩子很难对老师敞开心扉;他希望家长去鼓励孩子多尝试,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他也知道中学生的试错成本很高,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把握,家长很难动摇。
 
再之后,他来到了拥有成熟的活动、留学规划的啄木鸟教育。希望通过提前一步的影响,能够让更多孩子不被枷锁,为自己而活。

“对于过去我无能为力,但我永远可以改变未来”。[2]


左老师一直主张,迷茫不可怕,一定的“走弯路”也是必要的。不知道哪条路是自己想要的,就多去摸索、多去学。活动就是最好的探索方式,因为活动的本质就是试错,你只有做了才知道喜欢不喜欢。左老师曾经带的一个学生,孩子觉得自己喜欢金融,但做了一个金融的活动才发现金融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那么就及时调整方向,去做下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活动。
 
但很多时候,孩子一开始并不愿意和老师谈论自己真正的想法。留学申请过程中面临的专业选择、学校选择等等,家长和孩子常常会有分歧。而孩子一开始都会觉得老师和父母是“一丘之貉”,上来就在朋友圈把老师屏蔽掉。但慢慢的,孩子会发现老师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左老师在面对家长和孩子的分歧时,往往会站在孩子的角度,劝家长给孩子一个机会去寻找自己的梦想,他也会尽全力给孩子提供广阔的空间去探索。只有让孩子自己去闯了,孩子才能从心底里愿意去做,未来也才不会后悔。
 
不论孩子想选择多么“难申”、偏门的专业,只要学生认定喜欢,他都坚持申请。无论孩子学习还是生活的“吐槽”他也都认真倾听、开解。于是孩子跟他的关系很近,无话不谈,以至于他至今都“背负着”很多学生的小秘密。对于学生的深刻了解也让他在文书中思路繁多,点子层出不穷。哪怕孩子探索到最后只有一个活动,他也能在文书里有话可说。


在他看来,活动的概念很宽泛,活动的目的是给孩子经历,而孩子身上的这些历练印记才是申请中的亮点所在。
 
就像之前一个申请到本特利的孩子,虽然决定申请商科,但本身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个大型活动,也没有赢得过什么奖项。托福和SAT成绩、在校成绩也没有出彩的地方。但在和学生沟通的时候,左老师发现他其实非常有主见,在商科领域进行了不少的探索。于是便用孩子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进高一,却在高二毅然转学的这段经历背后的故事作为主文书的素材。用对转学这一决策的分析评估以及果断决定来体现孩子的商业人才特质。
 
另一个姑娘,只在机构里参加了去非洲肯尼亚调研女性割礼的活动。虽然的确有感悟,但在文书里这样的主题却是千篇一律的。于是左老师就从孩子的爱好入手,用她最喜欢的“化妆”来作为文书的开头。从一支口红开始,写她到非洲做活动的时候本来想要带着这只口红化妆,但在那里的见闻却让她发现,生命的颜色不是由口红决定的,于是口红不离手的她将那只口红送给了当地的志愿者,自己对于化妆也不再执着。整个文书侧重孩子在活动经历过后的感悟和成长,而不是活动本身,学生在看完文书后也多了很多对此前经历的反思和理解。这篇文书最终也让学生在托福和SAT分数也都不高的情况下,直录进了自己心仪的学校。

 
“学生的一些个性,比他们已经做出的成就更加重要。”认识自我、接受自我是创造与众不同的第一步。而在找寻到真正内驱力的情况下,尽你所能,就终将无所不能。

最后,左老师想对即将准备留学的孩子们说:


留学和高考从本质上没有分别,只是留学对于“个人成长的轨迹”有更明显的要求。在上大学前,弄明白自己想做什么,比一切都重要。
 
所谓的活动其实不难找,难的是你有没有这份心去做。说到底还是兴趣问题,你只要感兴趣,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申请的过程也许是人生最有趣的一个经历了!如果不跟着我当一次黄金矿工,可能你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居然能挖出这么多钻石!
 
麻溜的,老司机发车了,下一站美利坚!来一次直击灵魂深处的申请旅行吧!

[1]《少有人走的路》,斯科特·派克著。
[2]本句出自让-保罗·萨特(1905—1980)



免费直播课程推荐

“语法皇后”亲授,16小时教你快速学通英语语法。
在线课程
主讲:王学玲
本科/研究生留学必备 | 论文写作课(10课时超长录播)
在线课程
主讲:UCLA教授
  • 在线咨询

  • 服务热线

    电话400-888-0059
  •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