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啄木鸟教育,美国留学解决方案引领者!

2016录取捷报
研究生留学 留学动态 留学申请 申请技巧 留学费用 留学专业 奖学金 留学签证 留学职场 海外生活 行前准备 成功案例| 金融背景提升 高端科研实习 全程服务

特朗普时代的中国留学生 在逐渐封闭的美国是走还是留

2017-03-15来源: 澎湃新闻网浏览量:
分享到:

特朗普时代的中国留学生 在逐渐封闭的美国是走还是留

  2017年3月,当中国留学生胡征看到美国出台新的针对中东六国的新版旅行禁令时,他的反应依然是愤怒。

  “从七国减掉一国有什么差别?”他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6日新签订的行政令中,美国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中东六国公民入境。唯一从原有名单中被移除的国家是伊拉克,拥有美国绿卡、签证的人员也被豁免。

  尽管禁令仅针对中东国家,但对胡征这样的中国留学生而言,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社会的争议和分裂同样影响着这些正在困惑而好奇地观察这座超级大国的年轻人:自称为“大熔炉”的美国是否正在走向封闭?部分美国人的排外情绪又是否会干扰中国学生的学习生活?

  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发布的《2016年门户开放报告》,2015-2016学年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注册的中国学生人数近33万人,中国在留美学生输出国中连续七年保持第一,占国际学生总数的31.5%。

  哈佛大学亚洲校友会主席、留学知识共享平台“问校友”创始人孙玉红日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在她接触的中国学生和家长中,确实存在对留美前景的担忧,尤其是现在已经留学的学生承担着更大的压力。

  分裂

  媒体通常把特朗普当选解读为精英与草根、城市与乡村的割裂。而在中国留学生内部,特朗普时代同样给这个不同背景、不同利益的群体带来了矛盾。

  分裂首先来自价值观的差异。在胡征周围,就有中国同学不明白为什么特朗普明明没有针对华人华裔,胡征还要为那些遭受歧视的拉美裔、中东裔的外国人操心。

  胡征则持有另一种观点:“人不能等到被当头一棒打下来以后觉得痛了,才开始有反应。”

  而当华人权益受到威胁时,中国学生更有可能团结起来。大选结束后不久,胡征的中国同学中甚至有人在纽约地铁上被辱骂。关注国际关系的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封楚诚则提到了哥大近期的“撕名牌”事件。中国农历新年期间,有不少哥大的中国留学生发现,宿舍门牌上写有中文拼音的名字被有意撕毁。中国学生为此录制视频,反击排外主义。

  “以前在‘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有些人的种族主义被压抑,现在则被释放了出来。留学生可能会觉得,周围以前从没见过这么多保守的人。”封楚诚说。

  人生规划的分歧同样会造成分裂。胡征希望在美国长期生活,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和他未来的人生息息相关。

  然而,他的不少中国同学出于人身安全考虑,选择不去参加反特朗普的游行。他们有些人不打算毕业后留在美国,对美国政治并没有太多参与感。

  在华盛顿读国际关系的王亚瑟观察到了类似的现象:“有的留学生抱以看客的心态,厌倦了希拉里们的精英政治,希望看看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工作签证问题则是最切实的分歧点。在2016年11月的一期广播节目上,特朗普曾表示,应该鼓励高素质的亚洲科技人才来到美国。但他的幕后“军师”、现在担任白宫首席战略师的班农则直率地说道,他的立场比特朗普更偏右,对硅谷的亚洲高管太多表示不满。立场“极右”的班农会对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还是未知数。

  2017年3月2日,民主党和共和党众议员共同提出议案,呼吁改革H1B签证,并要求企业尽力优先雇佣美国籍员工。尽管奥巴马政府时期也有议员提出过这样的议案,但美国媒体分析称,由于特朗普总体采取“美国优先”的政策,这份议案如今更有可能被通过。

  封楚诚认为,留学的文科生大都反对特朗普,倾向支持的则主要是可能从移民政策中获益的“码农”(指从事IT行业的职员)。

  不过,读计算机专业、现已在波士顿工作的韦宁还是放不下心。看到特朗普第一次“限穆令”无差别地限制任何专业、持有签证甚至绿卡的中东旅客入境,他发现,自己的专业仍然不算是“铁饭碗”。他认为,即使是如今新的“限穆令”也不能掩盖特朗普政府排外的意图,如果未来找到了法律漏洞,还有可能收紧政策。

  大局

  韦宁关注的不只是移民政策的变化。“如果特朗普一再向南海施压……”遥远的西太平洋局势仍然牵动着这颗在美国东海岸的中国心。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2月28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的中美《上海公报》45周年纪念文章中,提到了中美不断扩大的民间交往,留学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作用。在美国社会发生重大变局、中美两国互相试探的背景下,留学生们的经历构成了中美关系的日常体验。

  封楚诚眼中的中美关系充满了不确定性。特朗普当选后在台湾问题上的反复仍令他记忆犹新,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缺乏资深中国专家的团队,都使他对美国新政府是否能成熟地处理中美关系产生了怀疑。

  美国国际公共广播电台(PRI)2月22日报道称,波士顿大学的国际项目副教务长威利斯·王(Willis Wang)表示,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方面的言论造成了许多大学管理者的焦虑。因为许多中国学生是自费留学,他们给美国大学带来了巨额收入,一旦留学人数减少,可能会影响大学的经费来源。

  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中国留美学生在2015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14.3亿美元,其中包括学费和其他生活开支。

  奥巴马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表示,高等教育是美国对中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如果中美发生贸易冲突,特朗普拒绝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并不是没有可能。

  “中美关系太微妙了,美国可能是你的第二个家,但你还是不能数典忘祖。”胡征感到自己身处两难。而在面临两国争议话题时,他选择屏蔽“负能量”,不让政治影响学习生活。

  就读于某常春藤联盟大学的大四学生戴峰和他身边的中国同学也很少提及中美关系问题,更多的是和美国同学一起关注特朗普对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融入到自由派的校园文化中。

  由于2016-2017年大学申请季早在美国大选前就已开始,特朗普当选对中国学生申请美国大学的影响目前可能还不大。从事留学行业的孙玉红表示,在她身边有留学意向的学生和家长中,留学美国的热情完全没有减弱。

  据跨国教育公司Hotcourses2016年12月发布的数据,在针对来自130个国家2700名学生的调查中,64%的学生仍认为美国是他们优先考虑的留学目的地。在参加这项调查的中国学生里,有30%的人表示自己在特朗普当选后肯定愿意去美国留学,有25%认为比以前更不愿去美国留学。

  理解

  在美国的政治中心学国际政治,王亚瑟把特朗普时代视为一个宝贵的机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支持特朗普?为什么美国大部分文化精英都预测错误?这些困扰着美国媒体和知识界的问题成了他的新课题。

  “走出校园舒适圈,走进农村猪羊圈。”他打趣地说,“我们意识到要多了解不同人的想法,不能老是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就读名校的戴峰也珍惜这一学习的契机。特朗普当选后,自由派为主的校园陷入震惊,甚至是与美国研究毫无关系的东南亚人类学教授,都在课上花了大量时间和同学们讨论大选。而无论是知名学者开设的历史、哲学、法律课,还是美国前高官教授的政治课,都会主动将学习内容和时事结合起来,帮助学生从不同角度理解特朗普的崛起。

  胡征不太喜欢教授们在上课时多谈政治。“这对学习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他认为,特朗普的各种表态总会引起轩然大波,坏了师生们上课的心情,影响了教学质量。

  但他也在关注新闻时了解了自己此前在校园里从未接触过的“另一个美国”:他注意到特朗普器重的顾问班农创办的Breitbart新闻网站,这个不被主流媒体尊重的极右网站在2016年大选中异军突起,为特朗普团结了大量支持者。

  他也开始研究特朗普任命的教育部长德沃斯的政策。身为富豪慈善家的德沃斯是共和党“大金主”,此前并没有教育行业经验,也没有接触过公立学校。她对公立学校的改革主张遭到了不少民主党人的诟病。胡征担心,德沃斯的改革可能会影响公立学校的教学,影响中国留学生身边美国本土学生的质量。

  作为理科生的韦宁同样注意到了以前很少关注的美国保守主义者,尤其是他几乎接触不到的中西部白人蓝领阶层。特朗普在竞选中保证将满足他们的诉求,从外国夺回美国人的工作岗位。但在当前的国际贸易体系下,特朗普怎么做才能兑现承诺呢?韦宁又思考起世界大势来。

  去留

  美国对中国学生还有吸引力吗?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社会的动荡使“去还是留”这个留学生的终极问题显得尤为迫切。

  胡征的选择不多,因为他对家人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他不是异性恋,不愿和女性结婚生子。采访中,当被问及是否已在国内“出柜”时,胡征没有说话,转而在微信上打字告诉记者说,他母亲在家,不便出声回答。

  因为希望在美国长住,他更关注的是美国政治的未来,和美国朋友一起参加游行,向支持的自由派组织捐款,希望特朗普任期的四年可以“赶快过去”。

  而更多中国学生则在去留之间举棋不定。封楚诚说,他和身边不少朋友都处于观望的状态。虽然他比较担心特朗普政府的长期政策,但认为短期内还不至于恐慌,因为美国的媒体和法院目前还能起到制衡总统的作用。

  戴峰考虑得则比较实际,毕业后是工作还是深造、留美还是回国,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是否能申请到理想的机会、是否能获得工作签证。

  但大环境的变化确实可能影响留学生的抉择。“当美国不再是世界第一大国、国际影响力减弱,留学生还会想待在美国吗?”已在美国有了稳定工作的韦宁说。他认为,如果特朗普要通过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来兑现“美国第一”的竞选承诺,美国的国际“软实力”便会下降。

  王亚瑟也坦率地说:“如果美国的大环境变了,不再那么包容、有吸引力了,而国内又有很多好机会,也许就会有更多海归。”

  《人民日报》海外版2月28日报道称,中国将迎来最大规模的“海归潮”。 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1978年-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累计达404.21万人,221.86万人选择学成回国。根据《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蓝皮书,2015年中国留学回国人数达40.91万,较2014年增幅为12.14%。

  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发布的《2016年中国海归就业调查报告》,海归选择回国就业主要原因排在首位的是“情感与文化因素的影响”,占43.7%。随后分别是“国内整体经济前景好,政治稳定”,“国外形势不利于外国学生就业”。

  “美国是一个规则社会,中国学生在留美期间遵守社会规则,不仅对学业有帮助,也可以帮助他们尊重竞争法则、提高自身实力,这些都非常重要。”孙玉红给出了经验之谈,“担心是没有用的。只要是人才,全世界都会来找你,用政策来吸引你。”



本文关键字:中国留学生,特朗普时代
编辑: wei
分享到:

免费留学评估

我要咨询

关注啄木鸟

啄木鸟教育
ID:zmnedu
美国留学方案引领者
因为专业 所以出色

美国留学快报
ID:liuxuekuaibao
传递美国留学最新动态
美国大学申请技巧

抢占美国TOP50名校入学名额,先人一步提前规划,免费申请高端美国留学方案!

猴哥APP幸福背词法
X
猴哥背词

猴哥背词下载 猴哥背词下载

X验证码已发送到您的手机,请确认

X获取留学方案提交成功,稍后啄木鸟教育留学申请专家会与您联系,请保持手机畅通。